办公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22层
办公时间:每周一至周五 09 : 00 - 18 : 00
预约电话:400-8117-399
通航诉讼

通航诉讼

预约热线: 4008-117-399
高岩、南京欧菲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时间:2019年12月26日

来源:裁判文书网

关键词:股东出资纠纷|裁判规范

高岩、南京欧菲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高岩、南京欧菲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19)最高法民申2566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高岩(YANGAO),男,1968622日出生,美国国籍,住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南京欧菲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南京市高新开发区创业中心******

法定代表人:周师祺,该公司执行董事。

再审申请人高岩(YANGAO)因与被申请人南京欧菲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菲公司)股东出资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审法院)(2017)苏民终2105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原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高岩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欧菲公司的起诉,本案诉讼费用由周师祺、王辉承担。事实和理由:一、本案诉讼并非欧菲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不符合受理条件。首先,欧菲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载明欧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高岩,且欧菲公司在起诉时亦明确法定代表人是高岩。欧菲公司的起诉状没有法定代表人高岩签字,法院不应受理。其次,《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高岩以欧菲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向一、二审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书》,明确表示欧菲公司没有真实起诉的意思表示。再次,本案没有实体审理的必要性,应裁定驳回起诉或裁定准许撤诉。二、原判决错误认定周师祺是欧菲公司法定代表人。首先,《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三十条规定:“董事会是合营企业的最高权力机构,决定合营企业的一切重大问题”,而未规定中外合资企业设立股东会,故欧菲公司201159日有关更换执行董事的股东会决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其次,欧菲公司201159日股东会决议没有变更法定代表人以及进行工商变更登记的内容,且欧菲公司亦未进行法定代表人变更的任何工作。再次,欧菲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营业执照、本案一审起诉状,以及南京西晋织造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晋公司)诉欧菲公司拖欠租金一案起诉状和判决书,均载明高岩系欧菲公司法定代表人。三、原判决未认定欧菲公司进行减资,进而错误判定高岩足额缴纳出资并支付相应的利息。首先,欧菲公司201159日股东会决议另一项内容为:“在公司资产到达120万元人民币之后,三方对各自投资进行法律上的确认,并以实际到账投资数为准”。由此可以认为欧菲公司的三位股东已经变更股东出资义务。根据我国现行认缴资本制并结合股东会决议,且在另二位股东没有缴清出资款的前提下,原判决判定高岩承担出资义务错误。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和欧菲公司的章程均未规定股东向公司承担出资义务须支付利息,《公司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未缴足出资股东对“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原判决判令的利息属于该条规定的违约责任,属法律适用错误。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高岩的再审请求和理由,本案再审审查的焦点为:周师祺是否有权代表欧菲公司进行诉讼;高岩是否应履行出资义务并支付相应的利息。

一、关于周师祺是否有权代表欧菲公司进行诉讼的问题

根据原判决查明的事实,201159日,欧菲公司召开股东会,该公司股东高岩及另外两方股东代表周师祺、王辉参加会议。该次股东会形成决议:自即日起,选举周师祺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对成立至今的财务状况及现有资产进行清理,由高岩移交给周师祺。《公司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欧菲公司章程第三十条亦明确,执行董事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据此,原判决认定欧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经更换为周师祺并无不当。《公司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当办理变更登记,其意义在于向社会公示公司意志代表权的基本状态。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对外具有公示效力,如果涉及公司以外的第三人因公司代表权而产生的外部争议,应以工商登记为准。对于公司与股东之间的内部争议,则应以有效的股东会决议为准,并在公司内部产生法定代表人变更的法律效果。本案系欧菲公司与其股东的公司内部纠纷,即使未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亦当认定欧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经更换为周师祺,周师祺有权代表欧菲公司进行本案诉讼。高岩提供的欧菲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营业执照,以及西晋公司诉欧菲公司拖欠租金一案起诉状和判决书,虽载明高岩系欧菲公司法定代表人,但在涉及欧菲公司内部纠纷的本案诉讼中,不足以推翻原判决有关周师祺系欧菲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认定。高岩向一、二审法院提交的《撤诉申请书》不能体现欧菲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原判决未予支持亦无不当。欧菲公司在本案中提交的起诉状虽没有法定代表人的签字,因周师祺在一审中确认提起本案诉讼,故可认定本案诉讼系欧菲公司真实意思表示。另,鉴于201159日欧菲公司股东会决议系在包含高岩在内的该公司三方股东共同参加的情况下所形成,体现了其三方的共同意志,高岩现以《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未规定中外合资企业设立股东会为由,否认欧菲公司该股东会决议具有法律效力,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高岩是否应履行出资义务并支付利息的问题

根据原判决查明的事实,201159日欧菲公司股东会决议载明:在公司资产到达120万元人民币之后,三方对各自投资进行法律上的确认,并以实际到账投资数为准。上述决议内容没有明确减资及变更公司章程的明确意思表示。并且,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减少注册资本须履行编制资产负债表、通知债权人法定手续,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上述股东决议作出后并未办理法定的减资手续。故高岩有关欧菲公司已经减资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利息系法定孳息,在高岩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完成出资义务的情况下,原判决判令高岩支付欠缴出资及相应利息并不不当。

综上,高岩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高岩(YANGAO)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陈宏宇

审判员  杨兴业

审判员  马东旭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任玲

书记员丁一

LEGAL SERVICE

我要服务
我们专办疑难复杂的大案、要案、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