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22层
办公时间:每周一至周五 09 : 00 - 18 : 00
预约电话:400-8117-399
通航诉讼

通航诉讼

预约热线: 4008-117-399
石家庄市紫光艺术品公司、石家庄汇中房地产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时间:2020年6月29日

来源:裁判文书网

关键词:公司盈余分配纠纷|裁判文书

石家庄市紫光艺术品公司、石家庄汇中房地产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20)冀民终29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石家庄市紫光艺术品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新华区西三庄街165号。  

法定代表人:吴尔明,该公司执行董事。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家庄汇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裕华区方北路58号剑桥春雨小区5号楼2208室。  

法定代表人:赵文海,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河北帝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正定县车站南大街8号。  

法定代表人:赵文海,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河北中远特钢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正定县车站南大街8号。  

法定代表人:赵文海,该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石家庄市紫光艺术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光公司)与被上诉人石家庄汇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中公司)、河北帝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瑞公司)、河北中远特钢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冀01民初7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紫光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裁定,并改判支持紫光公司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本案中心诉求即紫光公司作为股东要求公司利润分配,关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操纵控制公司、利用借款转移公司财产等行为,都是大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的表现,不构成数个民事行为和多个不同法律关系。赵文海担任三被上诉人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为三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滥用汇中公司的股东权利,长期不召开股东会,擅自变更公司经营场所,不通知上诉人,不作工商登记变更,排除上诉人对汇中公司的股东管理权,未经股东会决议,擅自向关联公司举债,恶意转移利润,财务管理混乱,大笔资金往来无合法依据等。依据有关规定,上诉人因大股东滥用股东权利导致公司不分配利润遭受损失,提起盈余分配之诉,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二、被上诉人利用借款合同这一不公允的关联交易变相分配利润给大股东,损害了紫光公司的股东收益权,紫光公司有权确认合同无效。本案三被上诉人之间借款合同属于恶意串通利用支付借款利息转移财产,损害上诉人利润分配权的行为,上诉人有权确认借款合同无效,同时,只有确认借款合同无效,利息停付,才能保障汇中公司财产不被转移,最终实现上诉人的利润分配权。帝瑞公司和中远公司持续、反复、营利、大量向汇中公司提供职业性高息放贷,已超出正常营业范围,该放贷行为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营利性贷款业务,属于从事非法金融业务的行为,违反金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无效借贷合同,其利息不应支付。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裁定,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紫光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汇中公司向紫光公司分配利润53460547元,并支付利息(自起诉之日起至实际付清利润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2.确认帝瑞公司与汇中公司之间借款合同无效;3.确认中远公司与汇中公司之间借款合同无效;4.判令帝瑞公司和中远公司对第1项请求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5.请求判令汇中公司、帝瑞公司、中远公司共同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紫光公司的诉讼请求包含数个民事行为和多个不同法律关系,不符合一案一诉的基本原则;关于确认借款合同无效的诉求,紫光公司诉讼主体亦不适格。故紫光公司的起诉不符法定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驳回紫光公司的起诉。  

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补充事实和理由如下:一审法院未对公司盈余及分配事实进行审理,仅审查程序性事项,其裁定严重损害紫光公司的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本案中,上诉人作为汇中公司股东无法行使股东权利,无法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上诉人多次要求查阅公司财务资料,汇中公司在实际控制人赵文海的控制下根本不予理会,更从未分配任何盈余。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司法财务审计申请书》《延期审理申请书》,目的是查明汇中公司2011年至2018年度资产、利润、资金使用等财务状况,确定公司盈余。上诉人已经申请一审法院调取汇中公司年度税务报表、借款合同等信息,均未被一审法院采纳,损害了上诉人诉讼权利。  

201163日,上诉人与帝瑞公司签订《河北省石家庄桥东区肖家营改造项目合作协议书》,约定以汇中公司名义合作开发肖家营项目,帝瑞公司增资进入汇中公司并独立开发经营该项目,上诉人收取项目固定收益。协议签订后,汇中公司的股权完成了变更登记,但是帝瑞公司并未依约增加注册资本至3000万元。控股股东帝瑞公司与关联公司中远公司在实际控制人赵文海操控下,各自以自己名义高息借款给汇中公司进行项目开发运营,这样中远公司、帝瑞公司、赵文海就可以通过支付借款利息形式把汇中公司利润转移至其关联公司名下,汇中公司在开发建设中形成的建筑物等,也完全可以在赵文海操控下抵押给出借人,再通过拍卖变卖形式占有肖家营开发项目成果,通过民间借款形式完全占有汇中公司的全部财产和转移利润。被上诉人滥用大股东权利,排除损害上诉人的股东权,使得上诉人无法获得约定项目收益和公司分红。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本院认为,从紫光公司向一审法院所提起诉请求分析,其中既包含请求判令汇中公司向其分配利润53460547元,并支付利息,也包括请求确认汇中公司分别与帝瑞公司、中远公司之间所签订的借款合同无效。第一项诉讼请求指向汇中公司,第二项诉讼请求指向汇中公司、帝瑞公司和中远公司,两项诉讼请求的主体以及所依据的事实各不相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关于“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为二人以上,其诉讼标的是共同的,或者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人民法院认为可以合并审理并经当事人同意的,为共同诉讼”的规定,本案紫光公司提出的两项诉讼请求既非诉讼标的同一,亦非诉讼标的同类,故,一审法院认为紫光公司的诉讼请求包含数个民事行为和多个不同法律关系,不符合一案一诉的基本原则,并无不妥。紫光公司并非其所要求确认借款合同无效之诉的合同当事人,按照合同相对性原则,一审法院认为关于确认借款合同无效部分的诉求,紫光公司诉讼主体亦不适格,亦无不当。若紫光公司代表汇中公司提出关于借款合同无效之诉,在股东代表诉讼中,汇中公司、帝瑞公司、中远公司的诉讼地位与本案中诉讼地位亦不相同。故,紫光公司应当分别提出各自相对独立的诉讼请求,并应考虑提出各个诉讼的先后顺序,以维护其民事权益。因此,基于前述分析意见,本案中,紫光公司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要件,其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苗文全  

审判员  苑秀霞  

审判员  张建岳  

二〇二〇年五月九日  

法官助理  杨    

书记员  张  苏  

LEGAL SERVICE

我要服务
我们专办疑难复杂的大案、要案、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