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22层
办公时间:每周一至周五 09 : 00 - 18 : 00
预约电话:400-8117-399
通航诉讼

通航诉讼

预约热线: 4008-117-399
美国向艺实业公司股东出资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时间:2020年7月1日

来源:裁判文书网

关键词:股东出资纠纷|裁判文书

美国向艺实业公司股东出资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5)民申字第308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福建全通资源再生工业园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漳州市招商局漳州开发区内。  

法定代表人:陈丰彬,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全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香港九龙尖沙咀金马伦道42号华懋金马伦中心10楼。  

法定代表人:陈丰彬,该公司董事。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美国向艺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内华达州雷诺Terminal(音译为特米纳)路12803室。  

代表人:樊秦安,该公司股东。  

再审申请人全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通公司)、福建全通资源再生工业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全通公司)因与被申请人美国向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向艺公司)出资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5)民四终字第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全通公司、福建全通公司认为,二审判决存在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十一)项规定之情形,向本院申请再审。理由如下:(一)二审判决认定本案性质是福建全通公司与向艺公司之间的投资法律关系,而非全通公司与向艺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法律关系,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向艺公司事实上是挂名于全通公司下的实际投资者,本案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的规定处理。向艺公司未按约定支付相应的款项,其行为亦构成违约,存在重大过错,而二审判决未根据过错原则分担责任。即使福建全通公司要退还投资款,二审判决认定双方是投资法律关系,则必然涉及到投资损益清算返还问题,未经清算,也不得全额退还。(二)二审判决认定本案的性质与向艺公司的诉讼请求性质不一致,二审判决结果超出向艺公司的诉讼请求。(三)二审判决认定向艺公司的诉讼请求未超过诉讼时效,适用法律错误。(四)即使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要返还投资款,也不能参照2001年的汇率折算人民币,向艺公司投入资金的币种是美元,仍应返还美元。  

向艺公司提交书面材料称,二审判决认定本案为出资纠纷,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向艺公司在本案一审、二审中均主张返还投资款,二审判决不存在诉判不一的情形。向艺公司曾寻求地方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出面协调,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等,说明向艺公司自始至终都在主张权利。全通公司、福建全通公司出庭参加了原审审理程序,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其提交了管辖权异议上诉状。向艺公司并非全通公司的隐名股东,不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2001年我国实行强制结/售汇制,福建全通公司实际收到的是结汇后的人民币,故应以人民币币种向向艺公司返还投资款。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全通公司、福建全通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19991029日,福建全通公司设立时,全通公司持有福建全通公司90%的股份。2001129日,福建全通公司增加注册资本为6600万美元,并在工商登记机关办理了变更登记,其中全通公司的持股比例仍然是90%。结合原审查明的事实可知,在该次增资扩股过程中,全通公司没有实际认购增资扩股的股份,只是名义上持有福建全通公司90%的股权,该部分增资扩股就是引入外部投资人。具体而言,向艺公司投资款的收取和使用单位是福建全通公司;向艺公司作为福建全通公司的创始股东,参与了福建全通公司的股东会议,签署了相关股东会决议和备忘录;全通公司与向艺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福建全通公司的股权结构变为全通公司持股49%,万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5%,向艺公司持股6%。故涉案增资扩股的实际操作模式是,全通公司将名义上持有的增资扩股后的股份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向艺公司等外部投资人。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引入外部投资人,投资于福建全通公司,作为福建全通公司的创始股东参与经营管理活动。现向艺公司并未取得福建全通公司的股东资格,其有权要求福建全通公司返还占有资金而无须进行投资损益清算。二审判决在综合考虑到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股权转让行为与客观事实不符,保护守约方的合法权益等因素的基础上,认定向艺公司与福建全通公司之间形成出资法律关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认为,本案是股权转让法律关系,向艺公司是挂名全通公司下的实际投资者,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规定处理,投资款未经清算不应全额返还的理由不能成立。  

向艺公司起诉请求人民法院判令福建全通公司承担返还投资款本息责任,全通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一审诉讼过程中,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基于全通公司的股权转让行为而产生的纠纷,因此向向艺公司进行了释明。在一审法院释明之后,向艺公司变更了一审诉讼请求,而二审法院经审理认定本案性质是出资纠纷并据此确定了案件审理范围。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参加了本案二审诉讼,在本案定性为出资纠纷的前提下参与了二审庭审活动,行使了诉讼权利。虽然向艺公司对涉案款项的性质认定与二审判决认定不一致,但其请求返还涉案款项本息的请求范围并未发生变化,二审判决的结论并未超过向艺公司诉讼请求的范围。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认为二审判决超越向艺公司的诉请,属于判非所请的理由不能成立。  

虽然向艺公司与全通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但实质上是为了实现认购福建全通公司的股权。由于向艺公司未签订书面的认购股份协议,故当事人认购行为的履行期限不能确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在履行期限不能确定的情形下,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本案中,20111218日,向艺公司向福建全通公司发函,要求福建全通公司在接到通知后10个工作日内拟出书面解决方案,而全通公司、福建全通公司在原审以及申请再审中,均未提出其拒绝履行义务的时间证据。向艺公司也于2012612日向一审法院提出本案诉讼。据此,二审判决认定向艺公司主张返还投资款的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有法律依据。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认为向艺公司的诉请超过诉讼时效的理由不能成立。  

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通过增资扩股,吸引外部投资人,扩大企业的经营规模。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收到了向艺公司的出资款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实际占有和使用该款项,但却未给予向艺公司办理股东身份确认登记。故返还投资款时,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不能进而享有汇率变动带来的利益。二审判决认定福建全通公司实际使用了本案投资款,应以人民币币种向向艺公司返还投资款,体现了公平合理原则。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认为应以美元币种返还投资款,不需要汇率折算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福建全通公司、全通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福建全通资源再生工业园有限公司、全通集团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陈     

代理审判员  王朝辉  

代理审判员  马成波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九日  

书记员  钱雪娟  

LEGAL SERVICE

我要服务
我们专办疑难复杂的大案、要案、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