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22层
办公时间:每周一至周五 09 : 00 - 18 : 00
预约电话:400-8117-399
通航诉讼

通航诉讼

预约热线: 4008-117-399
杨应明、金凯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时间:2021年1月8日

来源:裁判文书网

关键词:公司决议撤销纠纷|裁判文书

杨应明、金凯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20)最高法民申125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杨应明,男,1932125日出生,苗族,住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凯里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贵州省黔东南州金凯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凯里市环城西路**(金凯驾校内)。  

法定代表人:张惠生,该公司董事长。  

一审第三人:吴楚文,男,194627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凯里市。  

再审申请人杨应明与被申请人贵州省黔东南州金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凯公司)、一审第三人吴楚文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黔民终917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杨应明申请再审称,一、原审裁定屈从于下级法院的错误裁定,违反“上级人民法院监督下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下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受上级人民法院监督”等法律规定。二、原审裁定基本事实认定错误,所依据的主要证据是伪造或被歪曲篡改。原审裁定依据伪造的金凯公司章程等证据认定李升旭等人持有金凯公司100%股权,与事实不符且超出杨应明诉讼请求。杨应明提交的《收款收据》《股权证》《股东花名册》等证据足以证明其系金凯公司股东,且起诉要求撤销案涉公司决议未超过法定期间。原审裁定无视金凯公司增资扩股及股东间进行股权转让的事实,在股东资格、出资性质及证据效力认定上实行双重标准,错误理解和适用法律,遗漏杨应明起诉和上诉请求,违背立法目的和原意。三、案涉公司决议不是金凯公司股东会作出,与会代表不是股东选举或推荐产生,会议讨论表决事项与决议内容矛盾,违反法律及相关政策文件规定,真实目的是侵占公司财产权,具有违法性。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第十一项规定申请再审。  

金凯公司提交意见称,一、原审裁定认定本案基本事实依据的金凯公司工商登记档案资料已经过庭审质证。杨应明没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该认定。二、杨应明不是金凯公司股东,无权提起公司决议撤销诉讼。原审裁定适用法律正确。三、杨应明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和上诉,没有遗漏或超出诉讼请求。四、案涉公司决议合法,未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不是申请再审的法定事由。五、除杨应明外的其他集资人员和金凯公司之间的集资债权债务关系已清偿完毕。杨应明无权要求撤销金凯公司工商登记。故请求驳回杨应明的再审申请。  

吴楚文提交意见称,一、杨应明没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审裁定。金凯公司的设立、章程制定、出资及公司管理杨应明均未参与。二、原审裁定认定事实的证据充分有效且经过质证,无伪造证据情形。三、金凯公司成立后,为解决经营资金需求而在单位内部集资,借钱经营。杨应明不是金凯公司股东,无权要求撤销公司决议。原审裁定适用法律正确。故请求驳回杨应明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再审审查的重点是杨应明是否具有提起撤销公司决议诉讼的主体资格。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二条规定:“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公司股东资格。”本案中,杨应明请求撤销金凯公司董事会及股民代表会议决议,依法应在起诉时具有金凯公司股东资格,否则不符合本案起诉条件。判断杨应明是否是金凯公司股东,应结合金凯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工商登记信息、出资情况以及杨应明是否实际行使股东权利等情形予以综合认定。经查明,金凯公司成立时由吴楚文等四人作为发起人提交公司设立申请、签署公司章程并进行股东登记。杨应明未参与公司设立及章程制定,亦不在金凯公司历次的工商登记股东名单中。金凯公司于1998年组织杨应明等人“入股集资”,在相关交款通知中明确该集资系“为尽快收集资金开展公司正常业务”。集资人员主要为贵州省交通管理局、黔东南州公安局、黔东南州交警支队等单位公务人员。该集资活动与一般股东为公司设立或增资而出资的行为有明显区别,集资对象亦有明显的单位职工身份属性。自参与集资时起至本案起诉前十余年间,杨应明除领取金凯公司定期向其个人银行账户汇入的固定金额款项外,未向金凯公司提出确认其股东身份或行使参与公司重大决策、选择管理者等股东基本权利的要求。综合考虑以上情形,杨应明向金凯公司的出资属于公司福利投资行为,仅享有财产性利益。金凯公司虽在《入股人员名册》《股权证》等文件中将杨应明列为“股东”,并使用“股权”“认股数”“原始股”等用语,但并非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东及股权。故杨应明不是金凯公司股东,不具有提起撤销公司决议诉讼的主体资格,不符合本案起诉条件。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  

综上,杨应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第十一项规定的再审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杨应明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葛洪涛  

审判员  马成波  

审判员  马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  谢胜文  

书记员  李蕴娇  

LEGAL SERVICE

我要服务
我们专办疑难复杂的大案、要案、难案!